网罗文钩>科幻小说>故庭春 > 玄亮:兰帐莺啭,丞相被贬作军妓,伪tr,小狐狸精套路老公
    丞相被陛下贬作了军妓。

    追随陛下多年的两名亲卫都有些不敢置信,但丞相此次不尊天子谕,以千金之躯亲冒箭矢,惹得陛下今日在军帐里发了好一通火,也不知帝相二人在军帐中说了些什么,过了半日丞相才被马参军扶了出来,脚步有些虚弱,还以黑布蒙住双眼,马谡犹豫地对他二人言道,丞相触怒天子,被贬为军妓,令他们将人押送至妓营。

    亲卫有些迷惑地瞪大了眼,这军中哪来的什么妓营,正待相问,却见马谡示意他们勿要出声,随即附耳对二人悄声说了些什么,两名亲卫一脸复杂地扶住葛亮的小臂,生怕自己的手触到丞相裸露的腕子,领着他往远处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傍晚,刘备神色悠然往帅帐中去,不知怎的脚步却显得颇为急切,到了帐外吩咐一直在此值守的两位副将站远些,朕要亲审犯官,事涉机密,若非敌袭不得扰朕,随即愉快地进帐去了,留下二人在帐外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帐中灯火煌煌,金碧颜色似云霞流转,御榻上跪伏着一个仅着玄色七星纱衣的美人,美人似是极力忍耐着什么,身子轻轻摇晃,胸前两团皎白的淫肉在纱衣掩映中乳波翻涌,绵软娇臀似是牝犬求欢一般摆动着,臀缝里依稀夹着两个柱状的物什,隔着纱衣还能看见那两物露在臀外的尾部,美人口中不时发出柔媚的轻哼,双眼被缚着黑布,因无法视物而显得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小母狗,穿得这么骚在这晃着屁股等男人肏吗?”刘备嗤笑道,几掌下去扇得圆润臀肉发出清脆响声,“听闻新来了个模样俏丽的妓子,还是天子亲自赏给我等解闷儿的,本以为是个良家犯妇,没想到,啧,骚成这样,怕不是早被男人肏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放开孤….你是何人”葛亮呜咽出声,小肉缝和后穴都被插了两根巨大的铜祖,生生挨了刘备几掌,两处娇穴倒是水儿流得更欢了,半透的黑纱也湿哒哒地贴在光洁的腿根,葛亮腰肢酸软得很,却还是挣扎着起身,因眼前一片黑暗,差点掉下榻去,被榻前站着的刘备一把捞入怀里,葛亮两条长腿紧紧夹着刘备的腰,双手抱着他的后颈,整个人被悬空抱起,胸前两团淫肉刚好戳在刘备脸上,随即那艳色的蕊珠便被人咬了一口,“哈啊….疼…..你…..嗯”

    刘备旋身坐在榻上,将葛亮两腿分开抱在身前,调笑道:“小美人,陛下将你赐给了几万士卒,教你夜夜做新娘,你说我是谁?”语罢狠狠揉捏着贴在自己胸膛的两团乳肉。

    “别…..呜,放肆……啊….嗯…孤…孤是陛下的….啊——”话音未落,那对娇乳便被赏了两巴掌,留下一片艳丽的红痕,葛亮疼得高高仰着头,青丝半披在肩臂,刘备又俯身舔吻他的喉结,大掌在美人身上四处游曳,把着娇臀揉捏搓弄,将那铜祖挤压得更深,刘备咬了一口美人花瓣似的唇,笑道:“啧,人皆可肏的小母狗也敢自称孤吗?怎么,难道你曾是陛下的妃妾?”

    “混账…..嗯…陛下救我”葛亮坐在刘备怀中,软绵绵地推拒着在自己身上四处轻薄的男人。

    刘备乐得又亲了亲葛亮潮红的面颊,只觉唇齿之间也似含入一缕冷香,“陛下天恩,今日老子也能肏一肏皇帝的媳妇。”语罢将葛亮压在榻上,将美人双腿高高抬起,一手按了按两个深深插入双穴的铜祖,惊讶道:“好个挨肏的淫逼,假物也吃得这么欢,老子这便让美人吃上真东西,将你两个小嘴都喂满阳精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..不…亮只要陛下….嗯啊……”葛亮双腿被牢牢制在男人手中,忽觉埋进花缝的那一根铜祖正被慢慢往外拉拽,那假物的龟头一路刮过内壁媚肉,惹得美人浑身发颤,眼看着已取出了大半,刘备见那小嘴嘬着假阳物依依不舍的模样,又猛得全数推了进去复又拽出只剩龟头,不顾美人高声哭叫,如此抽插了几个来回才最后用力向外一拉,果然葛亮躺在榻上颤抖着摆动腰身吹了潮,淫水喷了刘备满手。

    葛亮那处花穴因铜祖被抽出体外而留下个两指宽的小洞,那淫洞还随着呼吸一收一缩,淫态尽现,刘备一手揉着那湿滑的花缝,见美人还在身下挣扎不已,便拿捏着力度将那花唇扇了几个巴掌,葛亮登时便呻吟着要合拢双腿,却被男人制住,将他的双腿压得几乎对折,大敞着腿根处的销魂洞府,葛亮因蒙着眼无法视物,故而身上各处更加敏感,只觉得有一热腾腾的肉棍子抵住了花唇,在外头摩擦着,“嗯……不..不要进来….呜….别….呃啊”

    刘备一挺身便将硕大的茎身头冠塞入了滑嫩的小洞,甫一进入便被媚肉紧紧绞住,咬得刘备低吼数声险些交代了,“小淫逼紧得跟处子似的,难道是个还未生养的?”刘备的大掌又抚上那对高耸的娇乳,对着张着小口喘气的美人笑道:“难不成陛下是因你这小淫逼夜夜榨干了龙精,却生不出个龙种,才将你这等美人贬来做军妓?”

    “呜…..不嗯….嗯啊….不是”那巨根又寸寸推进,竟快顶入了胞宫,“呃啊….好大……郎君…..呜”葛亮双手攀上了男人的后颈,在他耳边呵气如兰,刘备只觉得耳边泛起酥麻的痒意,恨恨骂了一声,便大开大合地动作起来,将个娇柔的美人顶得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“小母狗犯了什么错才被充作军妓的?嗯?”刘备一手扳起葛亮的小脸,一手掐着美人胸前晃荡的奶子,见他不答,便又狠肏了数下。

    “嗯哈……轻…呜….是因陛下..呃啊…..春秋已高,力…力有不逮…..不能使亮尽兴….呜..亮便找了旁….啊——”不待葛亮语毕,刘备便咬着牙扇了几下那已被作弄成粉色的大奶,下身直直顶进了子宫狠肏。

    “小淫妇,看老子今天不将你肏成鸡巴套子”刘备忽而沉声在美人耳边说道,那声音不知为何听来有些咬牙切齿的,刘备将尺寸可怖的阳根从花穴中抽出,又一把抱起葛亮下了榻,走到距离帐门仅一步之遥处站定,将葛亮放下置于身前,从背后搂住美人细窄的腰身,复又把阳根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别……郎君….呜……这是何处…唔…”葛亮蒙眼的黑布透出些隐约的光亮,营中演武的金戈之声亦传入耳畔,葛亮怕得往身后男人怀中躲去,这一下臀肉更被牢牢钉在刘备的阳根上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可别乱动,你若乱动一下,骚奶子便要被外头排队等着肏你的士卒看光了,到时他们可要三五个一起用肉棍子把你浑身的小嘴都塞满。”刘备牵着葛亮的手往前探去,果然摸到了营帐的门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