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罗文钩>修真小说>孤花 > 0
    二〇一八年秋

    洪婉Si了。

    听说她是上吊自杀,又一说是割腕,众说纷纭。总之,她Si了。

    追思会上黑压压一片,徐凡的家人神情严肃,母亲甚至是哭了,大她两岁的哥哥紧抿着唇,向前来的人一一鞠躬。

    徐凡和李靖交换了眼sE,都在彼此眼里看到点困惑——洪婉高一那年明明说Si了以後骨灰要撒在海里的,怎麽听到洪婉的亲戚讨论着要把她的骨灰跟祖先一起葬在山上?

    洪婉明明说过她最讨厌泥巴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特别好,yAn光金灿灿的撑起整片天空,几乎没什麽云。徐凡想起国文课时,老师提到的老子学说——解倒悬。洪婉活着的时候,像是被人倒挂着似的痛苦;如今她走了,绳子给解开了,她不用再过这种倒挂人生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这样,老天爷才让今日的天气明朗,当作是庆祝。

    「真心替你感到开心。」徐凡嘴里念念有词,轻放了一朵花在她照片旁。花有些枯了,可能也是天气的关系。

    虽说是替她感到高兴,徐凡还是忍不住落下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李靖问她说了什麽?徐凡摇摇头,让了位子。李靖说他也要跟洪婉说说话。

    「亲Ai的洪婉,我高中时期的闺蜜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印象中你并不是一个Ai哭的人,我很少看你哭过,几乎没有,没想到你只是不敢哭……我看了信之後才知道,对不起……」

    估计李靖是真的有很多话要讲,徐凡听了老是泛泪,待不下去了,便到外头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她从口袋cH0U出洪婉留给她的信,她的字迹像是抹了洋葱末,徐凡每读一句,泪腺失控般的流泪不止。

    「为什麽你看起来并不难过?」

    话刚落,徐凡心脏彷佛漏跳一拍,不知该做何反应。

    李靖语气听上去泰然自若,却是尖酸刻薄的质问。质问徐凡。

    见徐凡没回应,继续刷着碗,一个接一个,他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我很难过。洪婉走了我很难过,知道她为什麽离开,却什麽也做不了、阻止不了,所以我很难过。可是徐凡,为什麽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?我是说,当我们得知洪婉自杀……为什麽你看起来并不惊讶?」

    「她本来就是要Si的人??」

    「什麽?」